您当前位置: 新闻> 新闻详情
 
新闻详情

东旭暴雷揭秘:旗下公司原董事长醉心打游戏 竟是“国

作者:cc网投-cc国际新球网-cc彩球网国际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21 23:08:22

  1. 审计所劣迹斑斑,三年四宗处罚,堪比瑞华;

  3. 自家的银行说自家公司有存款,线. 集团单独成立二级市场部门,套现炒股;

  5. 股权层层嵌套,为违规融资设立近千壳公司;

  6. 东旭系上市公司嘉麟杰(002486)——董事长刘冰洋醉心手游王者荣耀,打到“国服”蔡文姬,无心公司业务,净利润下滑37.43%,公司团队大规模离职。

  100%,资本运作空间几乎耗尽东旭集团的融资能力堪称民企中的“王者”,除了参股三家上市公司外,其东旭系金融版图还有衡水银行、西藏金融租赁、金鹰基金等。根据《河北银监局关于东旭集团有限公司、衡水市财政局股东资格及变更股权的批复》(冀银监复〔2018〕248号),东旭集团持有衡水银行股份比例50.03%,为衡水银行控股股东。

  据东旭内部人士透露,东旭大部分资金存于衡水银行,本次东旭备受质疑之处,也是“大存大贷”问题,

  ,而审计所劣迹斑斑,连在衡水的分所都被财政部责令关闭。“东旭+衡水银行+中兴财光华”很难不让人怀疑三家串通了一次财务造假。像不像康得新和瑞华。

  2013年、2014年,公司的货币资金维持在30亿元左右,2015年开始急剧攀升,2017年达到最高的273.71亿元,2018年、2019年有所回落,但也维持在180亿元以上。

  早在今年5月,东旭光电就曾因存贷双高,受到业界质疑。彼时,东旭光电对交易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相关问题给出万字回复,表示“存贷双高不等于流动性风险”。现实打脸,啪啪的响。事实证明,存贷双高的公司,常常会发生大问题。

  业内传言称,东旭集团作为金鹰基金的第一大股东,希望基金和集团发生协同效应,为集团提供融资,但监管层明确限制金融机构对关联方融资。

  尽管控股了大量资本运作机构,资本上已经没有给东旭集团太多腾挪空间了。截至2019年8月29日,其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的股权,东旭集团已质押其持股数的87.39%;东旭蓝天已质押其持股数的99.35%;嘉麟杰已质押其直接持股数的100%。

  根据猎头市场消息,东旭集团投资团队已于去年大规模离职,2019年初,东旭集团风控团队也已集体离职。风控集体离职的公司,大家敢买吗???

  (特殊普通合伙),作为其年报审计公司。然而该事务所却在过去三年中四次被处罚,分别是由于审计底稿严重缺失、审计不准确、财务造假、年报审计违规,并且由于财务造假,被财政部责令关闭衡水分所。让人联想的是:根据《河北银监局关于东旭集团有限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》东旭集团是衡水银行的控股股东,谁会认为这是巧合???由此可见,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有较高的的道德风险,东旭集团同时又是衡水银行的控股股东,在东旭光电财报有如此大的漏洞情况下,

  、衡水银行与东旭系旗下上市公司共同串通财务造假的可能性。

  根据集团内部员工爆料,即使在暴雷之前,东旭光电资金就已经紧张到发不出工资了。有媒体曝出旗下子公司已出现延迟发放工资情况,本该这两天到账的10月工资,现已被告知要延期发放,具体发放时间还有待集团另行通知。

  A股3000家上市公司,手游玩的最好的只有他A股3000家上市公司,有无数人兢兢业业,但大家不会想到

  有这样董事长的上市公司,业绩能不能好大家已经了然。冰洋总任期内,嘉麟杰当年净利润

  ,净资产收益率仅1.85%,股票触及五年内最低价3.02元。

  刘冰洋,男,1974年出生,中国国籍,无境外永久居留权,研究生学历,东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。2007年12月至2012年6月先后担任国美控股集团副总裁,中关村科技股份董事长,新恒基集团执行董事;2012年6月至2014年9月任正邦集团副总裁、正邦金融总裁;2014年9月至今先后担任东旭集团执行副总裁、西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董事。(

  :嘉麟杰董事长沉迷王者荣耀?公告证实刘冰洋已于去年辞职)五、

  盛盈资本,东旭系一家传奇的公司,一家名义上和东旭没有任何关联的公司,却是东旭系内的“特种部队”。据传,在东旭集团总部大厦7层,

  盛盈资本还设立了大量壳公司,用于集团资金运作、调拨,据传东旭集团体系内有近千家之多(包含名义上无股权关联的公司)。

  尽管在东旭集团总部大厦办公,但东旭集团的员工卡并无法打开盛盈资本的门禁。

  盛盈资本不仅股权上与东旭集团没有任何关系,而且有独立的人事行政体系,很少与东旭集团内其他单位打交道,却掌握着东旭的核心机密,时常接受集团李兆廷董事长的直接“召见”。

  我们很容易推测,东旭集团的高比例质押,很可能有大量资金用于盛盈资本的二级市场操作。拥有这只“特种部队”,李兆廷董事长炒股想必是无心炒股。

  实控人炒股、董事长醉心手游,也是资本市场非常罕见的奇景了。

  180亿的中国500强,说爆就爆东旭集团成立于1997年,旗下拥有东旭光电、东旭蓝天(000040.SZ)、嘉麟杰(002486.SZ)三家上市公司、400余家全资及控股公司。截至2018年底,东旭集团总资产逾2000亿元。

  东旭集团业务涵盖了光电材料显示、高端智能装备、新能源汽车、房地产、金融中介等众多领域,其中不乏同业竞争的情况,大大降低了资金效率,甚至成为集团的财务负担。

  2019《财富》中国500强榜单中,东旭集团旗下东旭光电位居299位,较去年大幅上升121位,跃升幅度位居前五。

  从货币资金的构成来看,根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,公司受限资金为42.21亿元,主要用于银行承兑汇票的保证金、定期存单和保函保证金等。此外,东旭光电近几年并未以定向增发等形式募集资金,没有专项使用资金,所以,2019年上半年公司账面上可以自由使用的资金约为154亿元。

  再来看公司的负债情况,数据显示,2015年至2019年三季度,东旭光电的有息负债总额分别为118.97亿元、193.10亿元、216.73亿元、205.38亿元和221.13亿元。

  反应比较快的股民早就已经发现了公司的猫腻,在互动平台上有人问到:货币资金约180亿,短期借款约100亿。这好像是之前暴雷公司的标志,可以解释一下有钱还借钱的道理么?

  董秘解释的看着很合理,但最终还是炸雷了,11月18日17东旭01公司债盘中大跌36.72%就已经出现了炸雷的迹象,你说要是没点问题会股债双杀么?

  11月19日,东旭光电(000413.SZ)发布停牌公告称,

  这两只债券规模合计30亿元,其中品种一发行规模为22亿元。其实,早在今年5月,东旭光电就曾因存贷双高,受到业界质疑。彼时,东旭光电对交易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相关问题给出万字回复,表示“存贷双高不等于流动性风险”。现实打脸,啪啪的响。事实证明,存贷双高的公司,常常会发生大问题。

  根据最新消息,河北石家庄国资委将入主东旭集团。

  对于爆仓还嘴硬的东旭集团,我们只想说: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。